《幼學瓊林》節選“卷一” - 下載本文

《幼學瓊林》節選“卷一”

卷一 天文

【原文】

混沌初開,乾坤始奠。

氣之輕清上浮者為夭,氣之重濁下凝者為地。 日月五星,謂之七政;天地與人,謂之三才。 日為眾陽之宗,月乃太陰之象。

虹名螮蝀,乃天地之淫氣;月里蟾蜍是月魄之精光。 風欲起而石燕飛,天將雨而商羊舞。 旋風名為羊角,閃電號曰雷鞭。 青女乃霜之神,素娥即月之號。

雷部至捷之鬼曰律令,雷部推車之女回阿香。 云師系是豐隆,雪神乃是滕六。

歘火、謝仙,俱掌雷火;飛廉、箕伯,悉是風神。 列缺乃電之神,望舒是月之御。

甘霖、甘澍,僅指時雨;玄穹、彼蒼,悉稱上天。 雪花飛六出,先兆豐年;日上已三竿,乃云時晏。 蜀犬吠日,比人所見甚稀;吳牛喘月,笑人畏懼過甚。 望切者,若云霓之望;恩深者,如雨露之恩。

參商二星,其出沒不相見;牛女兩宿,惟七夕一相逢。 后羿妻,奔月宮而為嫦娥;傅說死,其精神托于箕尾。 披星戴月,謂早夜之奔馳;沐雨櫛風,謂風塵之勞苦。 事非有意,譬如云出無心;恩可遍施,乃曰陽春有腳。 饋物致敬,曰敢效獻曝之忱;托人轉移,曰全賴回天之力。 感救死之恩,曰再造;誦再生之德,曰二天。 勢易盡者若冰山,事相懸者如天壤。 晨星謂賢人廖落,雷同謂言語相符。

心多過慮,何異杞人憂天;事不量力,不殊夸父追回。 如夏日之可畏,是謂趙盾;如冬日之可愛,是謂趙衰。 齊婦含冤,三年不雨;鄒衍下獄,六月飛霜。 父仇不共戴夭,子道須當愛日。

盛世黎民,嬉游于光天化日之下;太平天子,上召夫景星慶云之祥。 夏時大禹在位,上天雨金;春秋孝經既成,赤虹化玉。

箕好風,畢好雨,比庶人愿欲不同;風從虎,云從龍,比君臣會合不偶。

雨旸時若,系是休徵;天地交泰,稱斯盛世。

【注釋】

混沌初開,乾坤始奠。 混沌:天地未形成之前的元氣狀態。

氣之較清上浮者為夭,氣之重濁下凝者為地。氣:指元氣。凝:結也。 日月五星,謂之七政;天地與人,謂之三才。五星:指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星。三才:三種有能力的事物。古人認為,天能覆物,地能載物,而人是萬物之靈。

日為眾陽之宗,月乃太陰之象。宗:宗主,主宰。象:儀象。

虹名螮蝀,乃天地之淫氣;月里蟾蜍,是月魄之精光。螮蝀:音地東。蟾蜍:傳說后羿請不死藥于西王母,其妻嫦娥竊而食之,奔月宮,遂化為蟾蜍。

風欲起而石燕飛,天將雨而商羊舞。石燕:零陵山之石燕,遇風雨即飛,雨止復變為石頭。商羊:鳥名,傳說只有一只。

旋風名為羊角,閃電號曰雷鞭。羊角:《莊子》“有鳥名鵬,翼若垂天之云搏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”。雷鞭:《淮南子》“雷以電為鞭,電光照處,謂之裂缺”

青女乃霜之神,素娥即月之號。素娥:即嫦娥。

雷部至捷之鬼曰律令,雷部推車之女曰阿香。律令:《搜神記》“律令,周穆王時人,善走,死為雷部之鬼”。阿香:雷部推車之鬼。 云師系是豐隆,雪神乃是滕六。

焱(右加欠)火、謝仙,俱掌雷火;飛廉、箕伯,悉是風神。焱(右加欠) :雷火之作,因風而起,故雷部之鬼稱為焱火。飛廉:神禽,能致風,鹿身,頭如雀,有角,蛇尾豹紋。箕伯:《文苑》載:“風伯名言道彰,一曰即箕星也”

列缺乃電之神,望舒是月之御。列缺:閃電之神。望舒:《淮南子》“月御曰望舒”

甘霖、甘澍,俱指時雨;玄穹、彼蒼,悉稱上天。時雨:應時之雨。《爾雅》“久旱而雨曰甘霖,久雨不止曰愁霖,時雨澍生萬物曰甘澍。玄:黑。蒼:青。

雪花飛六出,先兆豐年;日上已三竿,乃云時晏。六出:指雪花六角形。時晏:時候不早了。

蜀犬吠日,比人所見甚稀;吳牛喘月,笑人畏懼過甚。蜀地高山霧大,見日時少,每至日出,則群犬疑而吠之。吳地的水牛極畏熱,見到月亮疑是太陽,所以氣急而喘。

望切者,若云霓之望;思深者,如雨露之恩。霓是彩紅。云興而雨至,霓見而雨止。所以久旱不雨時,人們渴望見到云彩,但擔心霓的出現。雨露:古人認為夜氣之露是上天降下的祥瑞。

參商二星,其出沒不相見;牛女兩宿,惟七夕一相逢。參商:傳說他們是古代高辛氏的兩個兒子,因爭斗不已,被安排在兩個不能相見的位置上。

后羿妻,奔月官而為嫦娥;傅說死,其精神托于箕尾。傅說:商朝的大臣。箕尾:兩個星宿名。傳說傅說死后精神寄托在箕尾兩個星宿之間。

披星戴月,謂早夜之奔馳;沐雨櫛風,謂風塵之勞苦。沐雨:雨水洗淋頭。櫛(音至)風:風梳其髻。風塵:路途。

事非有意,譬如云出無心;恩可遍施,乃曰陽春有腳。唐代宋璟愛護百姓,人們稱其為有腳陽春,謂其走到哪里,就把春天帶到哪里。 饋物致敬,曰敢效獻曝之忱;托人轉移,曰全賴回天之力。獻曝:古代有個農民冬天曬太陽覺著十分舒服,就去獻給國君請賞。喻禮物雖不好,但態度很誠懇。

感救死之恩,曰再造;誦再生之德,曰二天。二天:喻頭上兩個天作主。

勢易盡者若冰山,事相懸者如天壤。 晨星謂賢人廖落,雷同謂言語相符。雷同:雷發聲,物無不同時應者。 心多過慮,何異杞人憂天;事不量力,不殊夸父追日。夸父追趕太陽,半途渴死。 如夏日之可畏,是謂趙盾;如冬日之可愛,是謂趙衰。晉國大夫趙盾,是趙衰的兒子。有人評價他們父子說:趙衰象冬天的太陽那樣可愛,趙盾象夏天的太陽那樣可怕。

齊婦含冤,三年不雨;鄒衍下獄,六月飛雪。齊地孝婦竇氏被誣謀殺婆婆,太守處死了她,東海因此三年大旱不雨。鄒衍:戰國時人,燕惠王聽住讒言把鄒衍抓進監獄,鄒衍受冤枉而爺天大哭,天降大雪。 父仇不共戴夭,子道須當愛日。愛日:意為子女侍奉父母的時光有限,應該珍惜時光。

盛世黎民,嬉游于光天化日之下;太平天子,上召夫景星慶云之樣。景星:一名德星,君王德政,景星就會出現。慶云:五彩祥云。 夏時大禹在位,上天雨金;《春秋》《孝經》既成,赤虹化玉。《史記》載:大禹治水成功后,天雨金三日,又雨稻三日三夜。孔子完成《孝經》后,赤虹從天而降化為黃玉,長三尺,上有刻文,孔子跪而受之。

箕好風,畢好雨,比庶人愿欲不同;風從虎,云從龍,比君臣會合不偶。箕,畢:二星宿名。古人認為它們一個與風對應,一個和雨對應,正象征人們的愿望各不相同。

雨旸時若,系是休徵;天地交泰,稱斯盛世。雨旸時若:下雨和出太陽都順應時令。旸:音陽,日出。若:順從。休徵:美好的征兆。 地輿

【原文】

黃帝畫野,始分都邑;夏禹治水,初奠山川。 宇宙之江山不改,古今之稱謂各殊。

北京原屬幽燕,金臺是其異號;南京原為建業,金陵又是別名。 浙江是武林之區,原為越國;江西是豫章之地,又曰吳皋。 福建省屬閩中,湖廣地名三楚。

東魯西魯,即山東山西之分;東粵西粵,乃廣東廣西之域。 河南在華夏之中,故曰中州;陜西即長安之地,原為秦境。 四川為西蜀,云南為古滇。 貴州省近蠻方,自古名為黔地。

東岳泰山,西岳華山,南岳衡山,北岳恒山,中岳嵩山,此為天下之五岳;饒州之鄱陽,岳州之青草,潤州之丹陽,鄂州之洞庭,蘇州之太湖,此為天下之五湖。

金城湯池,謂城池之鞏固;礪山帶河,乃封建之誓盟。 帝都曰京師,故鄉曰梓里。

蓬萊弱水,惟飛仙可渡;方壺員嶠,乃仙子所居。 滄海桑田,謂世事之多變;河清海晏,兆天下之升平。 水神曰馮夷,又曰陽侯,火神曰祝融,又曰回祿。 海神曰海若,海眼日尾閭。

望人包容,日海涵;謝人思澤,曰河潤。

無系累者,曰江湖散人;負豪氣者,曰湖海之士。 問舍求田,原無大志;掀天揭地,方是奇才。

憑空起事,謂之平地風波;獨立不移,謂之中流砥柱。 黑子彈丸,漫言至小之邑;咽喉右臂,皆言要害之區。

獨立難持,曰一木焉能支大廈;英雄白恃,曰丸泥亦可封函關。 事先敗而后成,曰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;事將成而終止,曰為山九仞,功虧一簣。

以蠡測海,喻人之見小;精衛銜石,比人之徒勞。 跋涉謂行路艱難,康莊謂道路平坦。 磽地曰不毛之地,美田曰膏腴之田。

得物無所用,曰如獲石田;為學己大成,日誕登道岸。 淄澠之滋味可辨,涇渭之清濁當分。

泌水樂饑,隱居不仕;東山高臥,謝職求安。 圣人出則黃河清,太守廉則越石見。 美俗曰仁里,惡俗曰互鄉。

里名勝母,曾子不入;邑號朝歌,墨翟回車。

擊壤而歌,堯帝黎民之自得;讓畔而耕,文王百姓之相推。 費長房有縮地之方,秦始皇有鞭石之法。 堯有九年之水患,湯有七年之旱災。 商鞅不仁而阡陌開,夏桀無道而伊洛竭。

道不拾遺,由在上有善政;海不揚波,知中國有圣人。

【注釋】

黃帝畫野,始分都邑;夏禹治水,初奠山川。相傳黃帝最早將中國劃分為若干區域。

宇宙之江山不改,古今之稱謂各殊。宇:上下四方。宙:古往今來。 北京原屬幽燕,金臺是其異號;南京原為建業,金陵又是別名。 浙江是武林之區,原為越國;江西是豫章之地,又曰吳皋。福建省屬閩中,湖廣地名三楚。三楚:即東楚,西楚,南楚,湖廣地區別號三楚。

東魯西魯,即山東山西之分;東粵西粵,乃廣東廣西之域。 河南在華夏之中,放曰中州;陜西即長安之地,原為秦境。 四川為西蜀,云南為古滇。滇:音顛。 貴州省近蠻方,自古名為黔地。

東岳泰山,西岳華山,南岳衡山,北岳恒山,中岳嵩山,此為天下之五岳;





3d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