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儒林外史》杜少卿人物形象分析 - 下載本文

黑龍江外國語學院2012屆畢業論文

淺析《儒林外史》中杜少卿人物形象

《儒林外史》是清代吳敬梓編寫的長篇章回體諷刺小說,是古代諷刺文學的典范。《儒林外史》假托明代,對墮落的文士、腐敗的朝政和吃人的科舉給予揭露。書中人物,交相呼應,有癡迷八股文的馬二,有講究“文行出處”的杜少卿,也有在功名利祿下喪失人性的嚴貢生等。在黑暗的科舉制度下,作者極力歌頌出污泥而不染,行為中有些離經叛道,思想中具有某些民主主義的成份的真儒名賢杜少卿。杜少卿是《儒林外史》第一人物,作者著力刻畫的人物中有正派也有反派(比如匡超人),作者本意力挺的則是正派中的莊虞杜遲諸賢人,而這幾位之中,杜少卿在很大程度上是作者自況,因之也成為書中花費筆墨最多、個性最豐滿、給人印象最深的人物。在杜少卿身上,作者以自己的原型,把個人的切膚之痛置放在理性的體認和歷史的嘲諷之下,寫出了復雜而多厄的文化生命現象。

一、淡薄功名,傲視權貴。

杜少卿是作者極力稱贊的人物,淡薄功名,講究“文行出處”,對朝政有清醒的認識。在科舉制度和八股毒害的世間,科舉成為求取功名仕途的橋梁,極少數人一躍而上,一旦成名就變身為魚肉百姓、貪得無厭的假名士,一味追逐功名富貴,從而“把那文行出處都看輕了”。

杜少卿與之完全不同,他是真儒名賢,出身于“一門三鼎甲,四代六尚書”的大官僚地主家庭,有著豪放狂傲的性格。他自己是秀才,一提到縣里的秀才,他就罵:“學里秀才,未見得好似奴才。”有個叫臧荼的,像馬二一樣,跑來對他說補了廩就可以坐堂、灑簽、打人。但杜少卿根本看不起這樣的人,嬉笑怒罵地說:“你這匪類,下流無恥極矣!”。皇上征辟,對他人來說求之不得,而他則避之不及,裝病拒絕出仕。汪鹽商生日宴請王知縣,三番五次請杜少卿作陪。杜少卿堅拒絕道:“他果然仰慕我,他為什么不先來拜我,倒叫我拜他?況且倒運做秀才,見了本處知縣,就要稱他老師!王家這一宗灰堆里的進士,他拜我做老師我還不要,我會他怎的?” 皇上征辟,對他人來說求之不得,而他則避之不及,裝

1

黑龍江外國語學院2012屆畢業論文

病拒絕出仕。

話說杜少卿別了遲衡山出來,問小廝道:“那差人他說甚么?”小廝道:“他說,少爺的文書已經到了。李大老爺吩咐縣里鄧老爺,請少爺到京里去做官。鄧老爺現住在承恩寺。差人說,請少爺在家里,鄧老爺自己上門來請。”杜少卿道:“既如此說,我不走前門家去了,你快叫一只船,我從河房欄桿上上去。”當下,小廝在下浮橋雇了一只涼蓬,杜少卿坐了來家。忙取一件舊衣服、一頂舊帽子,穿戴起來,拿手帕包了頭,睡在床上。叫小廝:“你向那差人說,我得了暴病,請鄧老爺不用來。我病好了,慢慢來謝鄧老爺。”小廝打發差人去了。娘子笑道:“朝廷叫你去做官,你為甚么妝病不去?”杜少卿道:“你好呆!放著南京這樣好頑的所在。留著我在家,春天秋天同你出去看花吃酒,好不快活!為甚么要送我到京里去?假使連你也帶往京里,京里又冷,你身子又弱,一陣風,吹得凍死了也不好。還是不去的妥當。”

由此可見,杜少卿對功名富貴的藐視與不屑。

二、對婦女尊重,反對歧視和摧殘。

(一)、尊重婦女,講求地位平等。

在封建社會的毒害下,世人皆以“三從四德”約束女子。《大明律》中還首次明確規定了:“若命婦夫亡,再嫁者,罪亦如之,追奪并離異。”明清統治者基于維護自身業已腐朽的制度的需要,不斷強化對婦女守節的推崇和提倡。《內訓》、《古今列女傳》、《規范》等所謂女教讀物鋪天蓋地,明清帝王都曾下過不少諸如此類的詔書、制文。民間那密布的貞節牌坊和各地方志中守節一生、甚至殉夫從死的婦女大量的涌現。

杜少卿卻不顧封建社會禮法的束縛,以平等身份對待妻子,反對約束婦女的“三從四德”。別人勸他納妾,他引用晏子的話:“今雖老而丑,我固反見其姣且好也。”他反對納妾,說:“娶妾的事,小弟覺得最傷天理。天下不過是這些人,一個人占了幾個婦人,天下必有幾個無妻之客。小弟為朝廷立法:人生須四十無子,方許娶一妾,此妾如不生子,便遣別嫁。”他敢于在封建社會窒息的時代在

2

黑龍江外國語學院2012屆畢業論文

光天化日之下拉著妻子的手游山飲酒,不懼別人異樣的眼光。大醉后,任性揮灑,竟攜著娘子的手出了園門,一手拿著金杯,大笑著,在清涼山岡子上走了一里多路,讓路人目眩神搖不敢仰視。在尊重婦女方面,杜少卿與賈寶玉相得益彰,皆以平等心態對待婦女,不任意打罵納妾,有一定的進步意義。

(二)、極力贊揚爭取人格獨立的婦女,贊揚與封建道德對立的反抗精神。

沈瓊枝,是爭取人格獨立的女性人物代表。沈父沈大年本以為宋家會將女

兒明媒正娶,等著宋家擇吉過門。但后來發現光景不對,宋家大模大樣地要將沈瓊枝直接抬到府里去,這不像要將她待為正室的樣子,沈父沈大年知道事情不妙,就問女兒:“這門親事,還是就得就不得?女兒,你也須自己主張。”沈瓊枝道:“爹爹,你請放心,我家又不曾寫立文書,得他身價,為什么肯伏低做小!他既如此排場,爹爹若是和他吵鬧起來,倒反被外人議論。我而今乘轎子,抬到他家去,看他怎樣待我。” 這是沈瓊枝出場后的第一句話,從這精煉的幾句話中,我們不僅可以看到一位精明干練的女子,而且從中看出了沈的有勇有謀,她要將一切事情原委弄個究竟后再做打算,看出了她的反抗斗爭不是莽撞糊涂的瞎鬧一氣,而是明白就理的為人格獨立和尊嚴而進行的斗爭。她不是懷著替天行道、拯救蒼生的使命去奔赴人生的,她是以一種自救的心態與命運抗爭的,她的行為包含了她對當時社會清醒地認識:要拯救自己不要企圖靠那個混濁不堪是非不分的社會,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去拼、去賭,才算是解救自己的唯一出路。

在杜少卿看來,沈瓊枝不甘為妾,她設計裹走宋家的金銀珠寶,逃到南京賣文過日子,自食其力。人們都把她看作“倚門之娼”,或疑為“江湖之盜”。但杜少卿確認為她是“希奇的客”,并說道“鹽商富貴奢華,多少士大夫見了都銷魂奪魄。你一個弱女子視如土芥,這就可敬的極了。”可見不是出于憐憫, 而是出于尊重,贊揚的不是她的姿色和才情,而是她蔑視富貴豪華、不畏權勢、不肯供人玩弄的反抗精神。從攜妻游園,到支持抗婚逃婚,再到反對納妾,杜少卿的婦女觀、夫妻觀已經超越他那個時代的限制,達到近代先進思想的境界。

3

黑龍江外國語學院2012屆畢業論文

三、講求傳統的美德。

(一)、講求孝道。

追求恣情任性、不受拘束的生活。在封建的“三綱五常”、“三從四德”以及君臣父子、忠孝節義的思想觀念下,敢于挑戰封建權威的離經叛道的勇士。少卿遵從孝道,“但凡說是見過他家太老爺的,就是一條狗也是敬重的”。因此,他對父親的門客婁老爹極為敬重,“養在家里當祖宗看待,還要一早一晚自己伏侍”,連他的夫人也親自“煨人參”、“送人參”。當婁太爺病篤之際,有遵循他的意愿送其回鄉。婁老太爺病故之后,杜少卿又親自前往陶紅鎮祭吊,不因婁太爺的管家身份而有所輕視。杜少卿移家之后所剩總計不過千把多銀子,用了三百兩銀子秀將泰伯祠,用古禮古樂致祭,借此大家學習禮樂,成就人才,以此達到顏淵所提出的“一日行習禮樂,一日之唐虞;一月行習,一月唐虞也;一人行習禮樂,一人之堯舜;人人行習,人人堯舜也”的理想。[1]

杜少卿與郭孝子素昧平生,然而敬他二十多年走遍天下尋訪父親的孝行,不避通叛的嫌疑,留他在家里歇息。與夫人張羅替他漿洗衣服,治酒款待,為他求虞博士的介紹信,自己尋衣服當銀子給他準備盤纏,一切做得自然。他和六朝文人一樣反對名教而回歸自然,把自然山水當作自己的精神家園,所以他對妻子說:“你好呆,放著南京這樣好頑的所在,留我在家,春天秋天,同你出去看花吃酒,好不快活!為甚么要送我到京里去?”

(二)、樂于助人,扶危濟困,尚義任俠。

在別人遇到困難時給與慷慨無私的幫助,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品德。《史記·游俠列傳》寫到:“布衣之徒,設取予然諾,千里頌義,為死不顧世,此亦有所長,非茍而己也。故士窮窘而得委命,此豈非人之所謂賢豪間者邪!”

4

黑龍江外國語學院2012屆畢業論文

杜少卿平生既不行鹽營典,又不出仕為宦,別無生財之道、賺錢之能,但卻又“最好做大老官”,只要聽見人向他說些苦,他就那大把的銀子奉上。且施恩不圖報,例如:

“門上人進來稟道:“張二爺來了。”只見張俊民走進來,跪下磕頭。杜少卿道:“你又怎的?”張俊民道:“就是小兒要考的事,蒙少爺的恩典,”杜少卿道:“我已說過了。”張俊民道:“各位廩主先生聽見少爺吩咐,都沒的說,只要門下捐一百二十兩銀子修學宮,門下那里捐的起?故此,又來求少爺商議。”杜少卿道:“只要一百二十兩,此外可還再要?”張俊民道:“不要了。”杜少卿道:“這容易,我替你出。你就寫一個愿捐修學官求入籍的呈子來。臧三哥,你替他送到學里去,銀子在我這里來取。”臧三爺道:“今日有事,明日我和你去罷。”張俊民謝過,去了。”

即使他自己的生活極為貧困,捉襟見肘的現象不斷出現,也不改其樂于助人的性情。例如他的表兄余有達來南京探望,他卻無力為其接風,幸虧莊濯匯送來節禮,這主人才做得成。

四,敢于向封建權威和封建禮俗挑戰。

杜少卿敢于對某些封建權威和封建禮俗提出大膽的挑戰,表現了離經叛道

的可貴勇氣。高翰林指斥杜少卿“和尚、道士、工匠、花子,都拉著相與”,這恰好說明杜少卿眼里沒有封建的等級名分和尊卑秩序,不屑于封建正統 的“正經人”。

當朱熹對經書的注釋被欽定為標準答案的時候,他敢于挺身說只依朱注是“固陋”,認為“朱文公解經,自立一說,也是要后人與諸儒參看。而今丟了諸儒,只依朱注,這是后人固陋。”他寫了一部《詩說》,竟敢與朱熹唱反調。 《詩經》的《鄭風·溱洧》是一副古代風俗圖畫。農歷三月上巳那天,溱洧兩河春水渙渙,人們都到水邊采花草拔除不詳。在這種群眾聚會的場合,青年男女互贈芍藥以結愛情。漢儒解釋這首詩說“此詩淫奔者自敘之詞。”朱熹的《詩集傳》說《溱洧》是“淫奔者自敘之詞”,杜少卿反駁說:“《溱洧》之詩,也只是夫婦同游,并非淫亂。”[2]一點微小的學究式的勝利,這是在批駁理學教條,捍衛自己的行為方式,表達自己的生活信念。

5





3d走势图